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村孤笠的博客

给自己一点自由,让心去跳个舞......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精神世界的流浪汉,一个现实生活里的盲流,衣食无着。半篷荒草度光阴,一身正气染春秋。 别惹我,我很诚实!

网易考拉推荐

玩笑开大了(原创)  

2008-11-25 07:58:17|  分类: 酸枣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幺这小子一天到晚没正经,平时最大的嗜好就是开玩笑,雅的,俗的,男的,女的,扯上什么话题说什么话题,逮着谁就开谁的玩笑。开始也有不适应的,可老幺那没皮没脸的样儿,根本就不在乎,天长日久,同事们也就见怪不怪了。只是最近几日老幺有些消沉,话也少了,笑声也没了,不知道的以为老幺要改邪归正,知道的,那是因为老幺玩笑开大了,真的闯了祸。

     话得从头说起。

     上个礼拜五,几个哥们本来约好晚上好好聚聚,轻轻松松过个周末,谁知快要下班了,忽然接到老婆的电话,要我马上回家,那口气,象塌了天似的,半点推脱的余地没有。我只好悻悻地回家。可迈进门槛后脚还没落地呢,老婆就把早晨给我洗的裤子摔到跟前,“你看看你那后裤兜里装的啥?这日子不想过拉倒!”老婆一脸铁青,嘴唇哆嗦着。看到老婆这副架势,我也懵了,吓得我大气儿不敢喘,连一句解释的话都不知从哪儿说起。“到底咋回事呀,你总得说明白不是?” 心里没底,我说话的底气明显不足。“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自己看看。我都嫌脏了自个儿的手。”我忐忑不安地打开裤兜,拿出东西一看,自己真的傻眼了,是一件小雨衣(安全套),外包装袋开裂着,小雨衣里还残存着水滴。

     “说呀,你说这到底是咋回事儿?不揪住你的尾巴根儿你是不说实话。”老婆的腔子里仿佛正在燃烧着一把火。这会儿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干张嘴说不出一句话来。我冤枉、我委屈、我愤怒,想破天我也不知道这是咋回事儿。老婆对我那么好,我真的从来没有打过别的女人的主意。

     “没的说了吧?平时你人模狗样的,嘴甜的跟抹了蜜一样,哄的我给你当牛做马,伺候的你舒舒服服,其实你是满口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的花花肠子。我真是瞎了眼了,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不说是吧?好,那我替你说,你这是打野食儿怕被人碰上,慌里慌张把那让人恶心的东西塞进了裤兜,事后又忘记了毁灭罪证。我这话没冤枉你吧?”老婆发火归发火,分析的头头是道。

     面对老婆一肚子的火气,我无言以对。我真的纳闷了,谁又会做出这样的事儿呢?这绝对不是无意中放进去的,再说我也没有得罪过谁呀,难道是开玩笑?冥思苦想中,忽然间,一个名字跳进我的脑海,准是他,恩,就是他,老幺。

     我把电话打给老幺,果不其然,老幺正在跟几个同事显摆呢,他估摸着,老婆把我急急忙忙叫回家,一准是为小雨衣的事儿,这会儿说不定我正在跪搓板呢。

     “老幺,我裤兜里的东西是不是你放的?”

     “你别诬赖好人,我什么时候给你放的?我吃饱了撑的呀!”

     “你别不承认,就是你,如果错了,我把脑袋给你。”

     “你再诬赖我,我把电话挂了。”

     “好兄弟,求求你了,你快来跟你嫂子解释一下吧,不然家里真的要出人命了。”老幺见我服了软,笑的三分钟没缓过气儿来,“小样儿,还敢跟我来横的。在家等着,我这就过去。”

     听着老幺满不在乎的话,我那个气呀,恨不能揍的他满地找牙。其实今天这事儿细细想来也怪我马虎,因为之前老幺曾经警告过我。那是前些日子在镇计生办打扑克,我们四个人打升级就多着老幺一个,他非要顶替我,我不干,结果他一生气,摸了一件小雨衣就神不知鬼不觉地塞进了我的裤兜。事后他神秘兮兮地跟我说,“不让我打扑克,以后有了什么事别找我。”再后来,老婆给我洗衣服,只翻了前面的裤兜,后面裤兜里的小雨衣就一起裹着洗了。也是该当出事儿,小雨衣的外包装揉破了,里面灌满了水。衣服其它地方都晒干了,就是放小雨衣的裤兜不干。老婆能发现不了吗?

     老幺来了,我象捞到了救命的稻草,“好兄弟,你快跟你嫂子说说是咋回事儿吧。”老幺看我老婆一脸的怒气,也不敢再嬉皮笑脸,一板一眼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原本想事情说开了,也就过去了,谁知老婆不但没有消气,而且拉起老幺就要去找领导,“我还不知道你们兄弟俩,平日里就狼狈为奸,今天哥哥玩了野女人,弟弟出来做假证,明天弟弟嫖了小姐,哥哥再给打掩护。这回我非要找领导说道说道。”

     见我老婆动了真格的,老幺象撒了气的皮球,一下子跪到了地上,抱着我老婆的腿不撒手,“嫂子,兄弟错了,你打我骂我都行,可千万不要去找领导啊,真那样了,你兄弟就完了。” 

     看着老幺的熊样儿,我心里是既解气又想笑。老婆也不是没有素质的人,看我真的没有那样的脏事儿,也自然见台阶就下。只是这一次玩笑真的让老幺长了记性。打那以后,我们再不管老幺叫老幺了,而是叫他小雨衣。

             (2008年11月25日于家中,荒村孤笠草)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4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