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村孤笠的博客

给自己一点自由,让心去跳个舞......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精神世界的流浪汉,一个现实生活里的盲流,衣食无着。半篷荒草度光阴,一身正气染春秋。 别惹我,我很诚实!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笔筒要洗澡(原创)  

2008-03-27 19:25:29|  分类: 酸枣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官的朋友给了个笔筒,自己刚拿到手里还没等抱回家,那只笔筒竟然开腔了,它要我给它洗澡.

笔筒据说是紫檀木,雕工还算精细,看上去也是一件不错的工艺品.在当官的朋友家里,看了一眼,我就喜欢上了.当官的朋友也不吝啬,顺手就给了我,说我大小也算个笔杆子,摆这么东西也象模象样.

我好奇地问笔筒,你怎么会有洗澡的想法?

笔筒叹了口气,一言难尽哪!

也许我的话勾起它辛酸的往事,笔筒的眼睛里已满是晶莹.

我本来自非洲,漂洋过海来到这里,原来是什么材料我忘记了,反正这里的人叫我紫檀木,好在没有埋汰我,我也就认了. 笔筒向我诉说起它曾有的荣耀和坎坷.

来到这拥有五千年文明的国都也是我的幸运.开始是一位默默无闻的雕刻师傅接纳了我,他并没有把我当成抱养来的孩子养活,使出平生的手艺,把我培养成人,足足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把我雕刻成今天的样子.对老师傅付出的智慧和汗水,我感激不尽,他不但把我雕刻成了一只精致的笔筒,还教会了我如何做人.他的一刀一划都是心血的结晶,在他手下没有粗制滥造.

在老师傅门下待了两年,偶然中,一位老板发现了我的价值.他觉得我更象名贵的紫檀木,又加上老师傅精湛的手艺,他将我以低廉的价格买下了.老板将我买到手后,对我进行了精心包装,先是给我起了个漂亮的名字,美其名曰透雕紫檀笔筒,后又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张精美的收藏证书,不但把我的来历吹的神乎其神,而且把雕我成器的老师傅也冠以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称号.我由一名不闻,一下子变成了大师绝笔的工艺珍品,身价倍增.对这时的样子,我真的不知是感谢还是痛恨这位老板.因为我已经不是过去的我.不过,也许是当时年轻,分不清美丑,竟然稀里糊涂高兴了一阵子.

成了器,自然就有人青睐.刚把我包装完不久,我就被一位虚荣心很强的所谓文人,以高于原来数十倍的价格收到案头.对新主人的付出,自己虽然觉得有愧,有时也想将自己的身世实话告诉主人.因为我仰慕文人已久,能投到文人的怀抱是我的福分.可日子一久,看着那文人们的品头论足,听着他们梦呓般的话语,文人相轻的感觉,使我起初的想法荡然无存.

也许是那位文人把玩久了,对我失去了兴趣;也许是为了沾演艺明星们的光,借以带红自己.一次朋友间的小聚,主人一慷慨,竟让我鬼使神差的投到了一位三流的演艺明星门下.谁知那三流艺星根本就没拿我当回事儿,人家飞来飞去,关注的是自己能不能走红,能有多高的身价.至于我,人家不懂也不稀罕我这样的玩意儿.虽说不能跟着明星到处风光,可在人家家里也没屈着,吃的是山珍海味,住的是别墅山庄,也算开了眼界,有些言行还让自己惊叹不已.我身上雕刻的张继的<枫桥夜泊>,人家按到乾隆爷身上,照样能说的有板有眼;别墅山庄里不堪入目的私生活,今天和张三,明天和李四,比起禁映的电影,丝毫不差!当时,我真的害怕被不明真相的警察大哥抓了去,扣上个涉黄的罪名.

说来人家那位三流艺星,也有自己的难处,要想尽快走红,自然少不了仕途上个别哥们儿姐们儿的帮忙.把我闲放在家里,自己一来不喜欢,二来又派不上什么用场,不如借花献佛再送个主儿.于是,我就兄弟媳妇嫁大哥,高升进了官宦人家.刚来到这样的环境,自己还好一阵子拘束,总怕自己的不慎言行,损害了人家官宦门第的形象.对于自己的这些做派,后来才觉得可笑.主人把我随手扔在橱柜里,起初我还觉得委屈,后来,问了同样躺在橱柜里的这样那样的朋友,才没有了先前的失落.按理说我该知足了,橱柜里的那些朋友,哪个都不比我差,哪个都出自名门,论身价,也许我十个八个捆起来都不是个儿.再看他们,还不是照样一身灰尘的躺在橱柜里.

说到这里,笔筒长长地舒了口气,再后来,我就被你的这位朋友送给了你.笔筒接着说,如果再在你朋友家待下去,或许我会憋死的.你朋友一家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们做的龌龊事,恐怕你想都想不到.在这样的人家,简直让人受不了.

你的这段经历跟你要求洗澡有什么关系呢?我再一次重提先前的话题.

你可够愚笨的,这还不明白吗?笔筒一脸的苦涩,老板的铜臭,艺星们的肮脏,还有......,哪个不让你担心,说悬了,染上爱滋病也未可知.你说,不洗澡能行吗?其实,我也知道自己这身子骨不适合洗澡,可没有别的办法呀.我也没有更高的奢望,就想回到老师傅雕我成器时的样子.

听了笔筒的独白,我真的为笔筒的命运担忧,难道你就不怕再被我弄脏吗?

笔筒盯着我的眼睛,仿佛要看清我的灵魂,脸上依旧是抹不掉的无奈.

     (特别提示:文中写到的老板,文人,三流艺星,仕途小吏都是虚幻中的个别现象,与现实无关,切勿联想,联想后果,自负!    2008年3月27日于家中,荒村孤笠草)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6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