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村孤笠的博客

给自己一点自由,让心去跳个舞......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精神世界的流浪汉,一个现实生活里的盲流,衣食无着。半篷荒草度光阴,一身正气染春秋。 别惹我,我很诚实!

网易考拉推荐

咀嚼村里人的春天(原创)  

2008-05-02 23:51:55|  分类: 情满田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开博客,不止一个朋友问我,五一出去玩儿了吗?我无言,因为我还有另一份牵挂,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辈,还在汗珠子摔八瓣地耕耘着文人笔下的春天;我无言,因为我不想让自己的牵挂影响朋友们快乐的心情。

     自己家在农村,这个时节正是农忙的时候。五一放假了,我想回家帮兄弟姊妹们一把,扶耧撒种虽然生疏了,但自己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庄稼活还是能够添一把力的。五月一号一大早,连个电话没打,我便换了行头回了老家。我怕他们知道我回家再为我忙活。家里的叔叔大爷怕我吃不了农村的苦,每次回家都是尽心尽意地待承我,编着理由不让我干活,生怕把我累着。所以,这次回家我说啥都不能给家里人添乱,吃的喝的我买了一大堆,光孝敬叔叔大爷的好酒我就买了两箱。

     我把车直接开到地头,这时太阳虽然刚刚跃出地平线,可远远望去,田野里已满是忙碌的身影。二叔见我来了,放下手里的营生从地的那头走过来,“前几天不是告诉你不用回来吗?你看这棉花也都耩上了,其他的农活又不是很多。大老远的,跑来干啥?!你好不容易有个假期,咋不陪她娘俩出去玩玩。”我给二叔递上一支烟,点上。“这棉花是啥时候种上的?清明秫秫谷雨花,这不才刚到季节吗?”没能赶上种棉花,我不无遗憾。“这几天气温上的快,就提前种了几天。”二叔习惯地蹬着锄头上的泥土接着说,“庄稼活也没有个死定准的时候,这时候营生多,能挤一天就是一天。”

     罩了塑料薄膜的棉田,闪着耀眼的银光,映衬下,二叔那写满沧桑的脸膛显的更加黝黑。也许是累了,二叔蹲在田垄上,身体自然前倾,并不宽厚的脊背弯成浑圆的弧型。象二叔这样六十多岁的年纪,在城里应该是安享晚年的时候了,而他,却依旧是早出晚归,两头不见太阳,在泥土里刨着那微薄的希望。我知道,二叔一家五口种着五亩棉花,三亩多一点的小麦玉米,从春忙到秋,刨除种地的成本,最多能收入万把块钱。儿子盖房娶媳妇欠的债,现在孙子都四岁多了,还有两万多块的饥荒。

     五一节,城里人盼的是休个假期,想的是到哪里玩最好;农村的叔叔大爷兄弟姊妹盼的是,能有一个阴雨天,好好睡上一觉解解乏,想的是粮食棉花能卖个好价钱。城里人的春天充满的是浪漫,花儿看烦了,他们可以踩着麦苗挖野菜,换一换油腻的口味;村里人的春天背负的是疲惫,今天汗水种进了泥土,明天泥土又会种进身体,累了,枕着田垄打个小盹,也许就是他们唯一的休闲。

     咀嚼村里人的春天,浪漫的我却再也找不到浪漫。也许我来自农村,对农村的父老乡亲我有骨子里的情感。不对,来自农村的很多人,早已忘记了生他养他的家园,不然他们不会在麦田里踏青,不然他们不会看不起村里人那张挂满泥土的脸。

     咀嚼村里人的春天,我酸楚在心,有的还是无言!

            (2008年5月2日于家中,荒村孤笠草,雅正!!!)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4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