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村孤笠的博客

给自己一点自由,让心去跳个舞......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精神世界的流浪汉,一个现实生活里的盲流,衣食无着。半篷荒草度光阴,一身正气染春秋。 别惹我,我很诚实!

网易考拉推荐

咳,刚才做了个梦(原创)  

2009-04-01 20:18:10|  分类: 酸枣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很静,窗台上的昙花正在悄悄开放,前楼的灯光透过并不厚实的窗帘,柔柔地泄在碎花点缀的床上。

     男主人早早就休息了,此时,怀里搂着妻子的枕头,起起伏伏地打着均匀的鼾声。

     今晚男主人没有应酬,回到家的时候,妻子打来电话,说朋友请她吃饭,要晚些回来。男主人显然有些扫兴,不是因为少了爱妻的陪伴,是因为他习惯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结婚都十多年了,激情早已消耗殆尽,男主人跟妻子剩下的或许只是一纸婚姻。

     没有可心的电视节目,男主人草草对付了几口饭,便爬进了被窝。翻了几页杂志,觉得乏味,又起身拿来手机,拨了几个打发寂寥的电话。听得出,那几个电话跳动着缠绵的音符。

     妻子回来的时候,大约已近子夜,脚步轻飘飘的,绯红的脸上写着平日里少有的妩媚和甜蜜。也许是喝的有点多,连睡前洗漱的老习惯都省略了,回到家就直接把自己扔到了床上。

     男主人翻了个身,把怀里的枕头推在一边,继续做他的美梦。妻子拽开被男人压紧的被角,将自己有些发烫的身子贴到男人的背上,一条腿插在男人的两腿中间,另一条腿露在被窝外面,搭在男人的身上。

     夜深了,前楼的灯光不知什么时候熄灭了,窗台上盛开的昙花已没有了先前的模样,收拢的花朵象蜷缩的病人。

     突然,男主人的手机响起了几声熟悉的音乐。哦,是刚才男人睡着的时候忘了关机。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睡梦里的妻子朦胧中以为自家的门铃响了,一下子惊觉地坐了起来,她拍拍身边的老公,“快,快起来,可能是我老公回来了。”

     男主人骨碌一下子滚到床下,黑灯瞎火地抓起衣服就往门口跑,跑到门口要开门了,忽然回过神儿来,不对呀,我这是在自己家呀!

     床上的妻子此时也从迷迷糊糊中醒悟过来,她明白自己说走了嘴,都是因为晚上跟蓝颜喝了那么多酒,都是因为跟蓝颜的情感太投入太痴情。“咳,刚才做了个梦。”妻子尴尬地编造着自己并不擅长的谎言,“你说奇怪吧,我梦见别人的老公睡在咱的床上。”

     男主人显然也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漏了馅儿,他吱吱唔唔地附和妻子,“是是是,刚,刚才我也做了梦。”

     天亮了,男主人跟妻子又开始了一天平静的生活,就是不知道,当夜再次来临的时候,他们是不是还会做梦?

 

                (2009年4月1日于家中,荒村孤笠草)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5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