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村孤笠的博客

给自己一点自由,让心去跳个舞......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精神世界的流浪汉,一个现实生活里的盲流,衣食无着。半篷荒草度光阴,一身正气染春秋。 别惹我,我很诚实!

网易考拉推荐

纸风筝(原创)  

2010-02-22 14:57:09|  分类: 酸枣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医院回来,婷婷便一头扎进了自己的卧室,任凭爸爸怎么央求,婷婷就是不开门。

     “好女儿,爸求你了,你开开门行吗?”

      爸爸不停地拍门。

     “你看你这孩子,也许是人家医院弄错了。”

     爸爸在客厅里踱步,转了一圈儿再次贴到婷婷卧室的门上。

     “好女儿,别这样好吗?我会和以前一样疼你爱你的。再不开门,你妈就回来了。”

     此时,楼道里传来开门的声音。

    

     爸爸身体不舒服已有好多日子了,婷婷一直劝爸爸尽早去医院看看,可爸爸总是拖着。再有两个月就要高考了,婷婷住校很少回家。礼拜天一大早,妈妈例行地去做美容,她缠着爸爸去了医院。

     婷婷跟爸爸的感情很深,打她记事儿起,就是爸爸陪着她。妈妈整天不着家,上班、应酬、做美容,在婷婷的记忆里,妈妈总是忙碌的。等妈妈晚上回家的时候,她早就躺在爸爸的怀里睡着了。爸爸给她做饭,陪她画画,带她去游乐场。有爸爸在,婷婷就有乐不完的笑声。转眼十多年过去了,婷婷的个头儿已经快赶上爸爸高了。她不但模样长的漂亮,学习也非常优秀,爸爸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在医院,婷婷生怕爸爸检查的不仔细,跑上跑下,追着大夫不厌其烦问这问那。然而爸爸却总是有意无意地支开她,一会儿让她去药房,一会儿又要她去买点东西。婷婷心疼爸爸,不管爸爸怎么说,她变着法儿不离左右。该查的项目都查完了,好在爸爸没有什么大问题,等血检报告出来,如果正常,婷婷就可以完全放心了。父女俩坐在候诊的连椅上,婷婷像一只温驯的小鹿靠在爸爸肩头,略显稚气的脸蛋写满憧憬和幸福。此时,爸爸却一脸的严肃,似乎有些心神不宁。

    “婷婷,去前面超市给爸爸买包烟吧?”

    “你不是早就戒了吗?”

    “这会儿爸爸想抽。”

    “不行。你又忘记我妈剋你了?”

     婷婷撒娇地拒绝了爸爸。

    “那你去给爸爸买瓶矿泉水吧?”

    “等会儿吧爸爸,结果马上就出来了。”

    “不听话。快去,有爸爸在这儿呢。”

     爸爸似乎有些生气。

     就在这时,血检结果出来了。婷婷一把抢在手里,一项一项地对照指标,“正常,正常......,咦,爸爸,大夫是不是搞错了?你怎么会是A型血呢?”

     此时,爸爸好像散了架子一样,如果不是靠着连椅,或许真的会出溜到地上。

    “大夫,是不是搞错了呀?”

    “没错。”

     刚才还一脸兴奋的婷婷转眼像霜打的茄子。婷婷明白,爸妈都是A型血,自己不可能是B型血。

    “爸爸,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到底是谁的孩子?”

     爸爸木然地摇摇头。回家的路上,爸爸流泪,婷婷也在流泪。

 

     门开了,进门的果然是妈妈。婷婷妈妈虽然四十岁了,可看上去依然残留着青春的光彩。看到婷婷妈进来,爸爸赶紧装作没事的样子接过爱人递过来的外套。可是,不善伪装的爸爸还是没有逃过爱人的眼睛。

    “怎么了?跟有心事似的。检查的结果怎么样?婷婷呢?”

    “我没、没事,婷婷在、在她屋里。”

    “你什么时候结巴了。婷婷,婷婷。”

     妈妈正要去婷婷卧室,婷婷从房间走了出来,眼睛红红的,脸上还挂着没有拭去的泪水。

    看着女儿这个样子,妈妈一把抱住女儿。

    “婷婷,你怎么了?”

    婷婷一脸怨恨地甩开抱住自己的妈妈,红红的眼睛冷的可怕。

    “你说,我是谁的孩子?说呀”

    婷婷踏上一步,两手抓住妈妈的两臂,疯了一样扯拽着、摇晃着,“说呀。”手指仿佛已经抠进了妈妈的肉里。而此时的妈妈却象傻了一样,呆呆地,一句话说不出来。

    爸爸也被眼前的情景吓的手足无措,他赶紧抱住女儿,用力把女儿的双手掰开。就在女儿松手的那一刻,回过神来的妈妈一个耳光打在婷婷爸爸的脸上,也许是用力过猛,连她自己也差点摔倒。

     “卑鄙的小人。养不住老婆去伤害一个无辜的孩子还叫人吗?”

     话音刚落,就在她要转身的一瞬间,婷婷妈妈的脸上也重重地挨了一个耳光。与上一个耳光不同的是,她的脸上留下了五道血印。耳光是婷婷打的,尖尖的指甲里还带着鲜红的血丝,

     “不许你诬蔑我爸爸。你这样的女人就不配做我妈妈。”

     是女儿打了自己,婷婷妈妈这回真的傻了。她一屁股蹲在地上,拍着地板声嘶力竭地嚎啕。

     “有你这样的妈妈吗?从小到大,你照顾我一天吗?你说他不是我爸爸,那谁是我爸爸?人呢?十七年了,他在哪儿?见了他我非生吃活剥了他不行。”

    也许嚎累了,妈妈像中了魔障一样呆坐那儿。爸爸拉着女儿硬按在沙发上。

    “你说我爸爸卑鄙,我却庆幸有这样一个好爸爸。他其实早就知道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可他待我比亲生女儿还亲。他不想让我知道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他就是害怕我有任何心理负担。这样的男人,你心疼过吗?他照顾你女儿的时候你在干吗?你在跟情人约会;他生病的时候你在干啥?你在美容!不要脸,没良心!” 

     这个家已经不需要她了,婷婷妈爬起身,踉跄地走出门口。一阵风吹来,撩起她凌乱的头发,更像一蓬枯草,走在春天里,没有了女儿,没有了家庭,她仿佛成了一只断了线的纸风筝。

 

                             (原创文字,谢绝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