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村孤笠的博客

给自己一点自由,让心去跳个舞......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精神世界的流浪汉,一个现实生活里的盲流,衣食无着。半篷荒草度光阴,一身正气染春秋。 别惹我,我很诚实!

网易考拉推荐

阳光雪韵(原创)  

2010-04-11 10:54:39|  分类: 情满田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刚飘过一场大雪,记得应该是入冬以来最大的,漫山遍野,到处都是银色的世界。碧溪江边的垂柳形成了多年少有的树挂奇观,晶莹的雪花簇拥在枝条上,更像北极狐的尾巴,阳光照射下来,光的鳞片在偌大的树冠上熠熠生辉,远远望去,一株株垂柳宛如披了斗篷的少女。

     难得有这样绝美的景致,我跟她带了相机,相约来到碧溪江公园。临行前,她问我穿什么样的衣服好看,音乐电视《嫂子》的影像构图一下子闯入了我的脑海,我脱口而出,就穿你那件红色的高领毛衣。她反问我,是不是在雪地里很扎眼?我眉角一挑,不无自信地说,难道你还不相信老谋子的审美?视觉反差这可是张艺谋最惯用的艺术构图,我们要的就是这样的视觉冲击力。出了大学,我又专门去时尚小屋为她挑选了一条红色的绒线围巾。

     碧溪江公园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城市公园,这里远离城市,依江而建,主要是为了保护这里的自然湿地,为市民提供一处远离城市喧嚣的休憩场所。入冬后,这里本来就没有多少游人,现在,自然就更加空旷恬静了。

     晴朗的天气丝毫没有一丝暖意,似乎比下雪的日子更冷,虽然没有多少风,脸依然刺的生疼,呼出的水汽凝结在眉毛上,我俩俨然成了白眉大侠。我暖一暖双手,轻轻捧起她的脸。她看着我的模样笑了,我看着她的模样也笑了,仿佛我俩已经幸福地走进了暮年。

     偶尔有几只麻雀惊起,扑楞楞翅膀扇动的声音在这静谧的天地里显的格外清晰,它们落在不远处的树枝上,震落的树挂不情愿地飘落下来,似乎它们并不欢迎这些调皮的生灵。

     或许是因为麻雀的挑逗,在我走神的瞬间,她突然抓起一把雪塞到我的衣领里。也许恋爱中的男人是迟钝的,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咯咯地笑着跑开,那红红的毛衣、红红的围巾,还有那雀跃的她,更像雪地里一团跳动的火焰。我团一把雪团奋起还击,无奈当自己的丘比特之箭射中她之后,扔出的雪团无一例外偏离了方向。我们在雪地里拍照,我们在雪地里嬉戏,寒冷早已被我们的激情驱赶的无影无踪。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眺望远处的江面,竟然真的有一位钓者,这让我不由想起了柳宗元的这首诗。在冰封的江面垂钓,不是亲眼目睹真的难以置信。垂钓的是一位老翁,花白的胡须,翻毛的羊皮大衣,不是头戴的那顶狗屁帽子,也许真的发现不了他的存在。江面上开了一个半米见方的窟窿,钓线透过窟窿垂到江中。我好奇地探问老伯的收获,老伯从冰窟窿里提出一个网兜,巴掌大的鲤鱼已经钓了不少,细细看去,鲤鱼泛着水气,冰窟窿也泛着水气。

     该回去了。望着来时的路,两行足迹疏疏离离地镌刻在雪地里,足迹的尽头,两行脚印已经走在了一起,再远处,依旧是一尘不染的白茫茫的雪原。

 

                                (原创文字,谢绝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