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村孤笠的博客

给自己一点自由,让心去跳个舞......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精神世界的流浪汉,一个现实生活里的盲流,衣食无着。半篷荒草度光阴,一身正气染春秋。 别惹我,我很诚实!

网易考拉推荐

青林嫂(原创)  

2010-11-04 07:29:08|  分类: 酸枣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乐乐呀,妈上班去了,饭在锅里盖着。”

       青林嫂拍拍儿子,声音压的很低很缓,生怕惹儿子不高兴。青林嫂是环卫工,她早晨四点多起床的时候,儿子玩了一夜电脑刚上床躺下。上完早班回来已是八九点钟了,她得赶紧扒拉两口饭,然后给儿子把饭做好,接着出门上班。担心儿子贪玩贪睡影响了身体,每次出门青林嫂都要嘱咐儿子一句。

       青林嫂的老公是澳门回归那年遭了车祸,抢救了七天七夜人还是没拉回来,肇事的车主是个菜贩子,没能力补偿,就这样人走了不说,还欠了一屁股债,那年乐乐刚上初中二年级。家里的顶梁柱没了,青林嫂又没有工作,眼看日子过不下去了,老公单位领导帮忙给青林嫂找了现在这份工作,虽然累点,毕竟有了一份稳定的收入。这之后也有朋友给青林嫂介绍过对象,可是谈的这几个尽是想占便宜的,一说到拉扯孩子过日子,连头都不回就没影了。再后来,青林嫂干脆死心了,几年下来,虽说日子没什么起色,可是,每天回到家里,听着儿子甜甜地一声妈妈,再苦再累也就不算啥了。

       乐乐长的帅气,一行一动跟他爸爸一摸一样,自打爸爸去世以后,乐乐乖了许多,不但听话,学习成绩也一直很好,青林嫂看在眼里喜在心头,老公走后的第二年,乐乐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市里的重点中学。这时的青林嫂更是有使不完的劲,她知道,孩子大了,吃饭穿衣无论如何不能让儿子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为了贴补家用,多挣一分是一分,她又揽了两份钟点工,从早上四点多到晚上九点,一天十多个小时,每天回到家,人累的就像散了架子一样。好在儿子住校,不用再忙前忙后给儿子做饭。

       正像青林嫂预料的那样,进了高中不久,儿子的开支就一个月比一个月多,开始是一百五,再后来就是贰佰、二百五,有时候,周末回家换洗衣服还要再拿上三十、五十。这些钱,如果放在条件好的家庭,一点都不算啥,可是放在青林嫂这里,却有些吃力,虽说一个月有一千五六百块的收入,可除了水电气暖的开支,除了一家人的吃喝和人情往来,剩不了多少钱。对于经济上的这点压力,青林嫂觉得自己还能扛过去,只要儿子高兴,将来能出息,吃点苦受点难不算什么。然而,乐乐并没有像期望的那样,期末结束,乐乐的成绩直线下降,由班里的前五名一下子跌到了后五名。家长会上,老师关于儿子学习情况的介绍不亚于晴天霹雳,青林嫂怎么也不敢相信儿子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的家,一连几天,跟木头人一样,好心的邻居看她这样子,不敢再让她去上班,轮流陪着她,生怕她出事,可是不管邻居怎样劝说,青林嫂始终没有一句话,收拾完厨房洗衣服,再就是一遍遍地拖地板,自己不做饭,邻居送来也不吃,就这样一直熬到第五天。这天晚上,邻居走了,她一头扎到床上,嚎啕大哭,直到第二天早上。邻居听她哭出来了,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

       “妈,我要买手机。”

        两个星期后儿子回家,借着娘俩吃饭的机会,青林嫂想说道儿子几句,话还没出口,儿子就伸出了手。

       青林嫂刚有些犹豫,儿子就急了。

       “我要买手机。”

       “妈不是疼你买手机,你那学习也······”

       没等青林嫂把话说完,儿子就把话截了过去。

       “不用你管,到时候给你考个大学不就完了。”

       青林嫂还想嘱咐几句,一转身的功夫,儿子就飘没影了。青林嫂(原创) - 荒村孤笠 - 荒村孤笠的博客

       儿子大了不由娘,这还没长大,儿子就已经这样了。青林嫂望着儿子远去的方向,久久地呆站在窗前,此时,她像一尊木雕,又像一株在秋风中凋零着枝叶的老树。

       又是几个月过去了,儿子回家除了要钱,学习的事情半句不提,青林嫂也不敢问,她问一句,儿子有十句话等着她。但是,当妈的又不能不问,毕竟儿子还小,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除了叛逆之外,生活上又能懂得些啥?周五下午,青林嫂估摸着老师可能周末有空,就去了学校,她想知道儿子在学校最近的表现。然而,不问便罢,这一问让青林嫂慌了神。儿子没在学校,老师说乐乐因病请假两三天了。学校见不到人,儿子又没回家,再拨乐乐的手机,手机关着,这可急坏了青林嫂。一听这情况,学校也着了急,发动整个班的师生找。还好,班里的孩子有了解情况的,不到一个小时,就在城郊结合部的小旅馆里找到了乐乐。原来这几天乐乐一直跟本校的一个女生在一起。青林嫂见了儿子,恨不能冲上去咬他几口,然而,她的腿却迈不动半步,胳膊一点劲没有,整个人就像棉花做的,气顶在胸口,连句话都说不出来。乐乐看到这么多人在找他,不知是冲动还是恼羞成怒,不仅没有向妈妈认错,还当着老师同学的面狠狠地瞪着青林嫂,“以后少到学校来给我丢人,我的事不用你管。”

       心中的希望破灭了,这回青林嫂再没有像上次那样,该吃就吃,该干就干,原本话语不多的她,这之后几乎成了哑巴聋子。每到月底,儿子还是回家要钱,依然是越要越多,青林嫂则像儿子的佃户,要多少给多少,说多了儿子就会跟自己急。青林嫂认命了,再怎么样,他也是自己的儿子,心存的唯一一点希望就是或许儿子懂事了以后会好些。

       孩子的开支越来越大,日子也越来越紧张,青林嫂除了挤兑自己没有别的办法。钟点工的活不好做,她就开始拾荒,怕给儿子丢人,青林嫂总是躲的远远的,到一些偏远的小区,捡的破烂也不敢往家拿,而是卖多卖少直接拿到废品收购点去。可是时间不长,青林嫂捡破烂的事还是被孩子们传到了学校,这回儿子脸上更挂不住了,找到妈妈,二话没说,一脚就把妈妈好不容易捡来的破烂踢飞了。看着儿子愤愤而去的背影,青林嫂欲哭无泪,满地的废纸烂塑料就像魔鬼张开的一张张大口,撕咬着、吞噬着她的五脏六腑。

       日子总算一天天熬过去了,乐乐毕业了,成绩虽然很差,但不管好歹还是考上了本地的一所职业学院。再有三年就熬到头了,青林嫂似乎多少看到了点希望。

        前年,儿子大学毕业了,本想儿子找个工作可以分担一下家里的困难,自己也好喘一口气,谁知在找工作问题上,儿子眼高手低,高不成低不就,招聘会参加了,熟人朋友帮忙找了,工作却是干一个辞一个,不是嫌工资低,就是嫌工作累。再后来,大门不出二门不入,啥也不干,啥也不想了,不知从哪儿捣腾来一台微机,白天睡觉,晚上上网。开始,青林嫂还说道几句,时间一长,连说都不愿说了。

       也许这真是命,家贫出孝子,国难见忠臣,过去的老话在自己的孩子身上怎么就不灵验了呢?是世道变了,还是人变了?青林嫂管不了那么多,自己要吃饭,儿子要上网,早晨起来,给儿子掖好被角,还得出门。

       窗外依旧是凋零的落叶,在这样的深秋里,只有风知道它的归处。

 

                                                          (原创文字,谢绝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2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