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村孤笠的博客

给自己一点自由,让心去跳个舞......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精神世界的流浪汉,一个现实生活里的盲流,衣食无着。半篷荒草度光阴,一身正气染春秋。 别惹我,我很诚实!

网易考拉推荐

荒冢【一】(原创)  

2016-06-30 07:51:18|  分类: 酸枣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家老屋的套间里挂着一把剑,剑是桃木做的,爷爷在世的时候谁都不让动,爷爷说,这把剑是爷爷的爷爷从百里外一座道观里求来的。剑鞘、剑柄已经黢黑,跟老屋的山墙浑然一体,只有太阳刚好爬过房前那棵老桑树,阳光穿过窗棂照在山墙的时候,才能看清它大概的模样。听爷爷说,祖上家里曾接连发生蹊跷的祸事,爷爷的爷爷粜了十石黄豆才求来了这把桃木剑。说来也怪,自打挂上了这把剑,家里从此一顺百顺,人丁兴旺。爷爷死的时候把剑传给了爹,我考上大学的那年,爹又把剑交到了我的手上,爹说,去了城里,你就再回不到这里了,爹先给你保存着,等你在城里安了家,你再挂上。五年之后,我终于如愿以偿娶了城里的姑娘成了城里人。我结婚的前一天,爹把剑捎来让我挂上,老婆嫌脏,在我书房放了一阵子便扔进了地下室。后来,也不知招惹了哪路神仙,我们楼道不是这家就是那家,不是上水管就是下水道,三天两头出事儿,仅仅大半年,我家地下室就被淹了八回。桃木剑也未能幸免,先是被水泡了,后来发霉变质,看看再没有保存的价值,我让老婆拿出去扔了。
        对于这把桃木剑,虽然爷爷和爹供若神灵,我却打小就不信。桃木剑说白了就是半截木头,怎么会有那么大的神通,我始终坚信,封建迷信的东西其实就是个人的心理作怪,信则有,不信则无。我家扔了桃木剑,三年多了,家里老老少少照样顺风顺水。逢年过节回老家,看到爹娘烧纸上供我就心烦,那么多冤枉钱糟蹋了,还不如省下犒劳犒劳自己。我跟爹说,爹瞪我一眼,我跟娘解释,娘骂我越大越不懂事儿。爹娘说不通,只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去年腊八节的前一天,迷信了一辈子的老爹撒手西去。按照老家的习俗,我和妹妹花钱给爹扎了最全最高档的纸草,冰箱,彩电,手机,电脑,还给爹扎了一对使唤丫头。娘说,儿啊,知道你不信这个,可你在城里上班,有头有脸的,不给你爹置办全了,村里人能不笑话你吗?我虽然不相信这些封建迷信,可我懂得我娘的心思,我不能让娘心里难受。
        爹出殡的那天,天阴的像锅底似的,一丝风也没有。我抱着打狗饼,本家几个兄弟和妹妹跟在后面,帮忙的乡亲抱来纸草点着,开始为我爹送打发起身的盘缠,冰箱、彩电、手机,花花绿绿的纸草瞬间化为灰烬。这时,有人搬过来一把椅子,引领的大伯示意我站上去,顺手递给我三炷香,我按着老人们事先教我的样子冲着西方大路举香为我爹指路,“爹,西方大路去!”“爹,西方大路去!”就在我即将喊第三声的时候,脚下突然窜起一股旋风,裹着纸灰冲天而起。扶着我的大伯差点被风刮倒,我手中的三炷香瞬间没了踪影。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在场的乡亲齐刷刷跪了一地。“狗剩啊,可别吓唬孩子们,你就安心走吧!”我大伯叫着我爹的小名,头磕的跟鸡拾米似的。

                                                    (原创文字,谢绝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