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村孤笠的博客

给自己一点自由,让心去跳个舞......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精神世界的流浪汉,一个现实生活里的盲流,衣食无着。半篷荒草度光阴,一身正气染春秋。 别惹我,我很诚实!

网易考拉推荐

荒冢【三】(原创)  

2016-07-07 11:40:22|  分类: 酸枣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脚下的这股旋风来的太邪乎了,仅仅一眨眼功夫便消逝的无影无踪。大伯脸色铁青,双腿还在不停地发抖,嘴里仍然叨念着我爹,但至于叨念的什么谁也听不清。刚才烧纸草的地方只留下一片不规整的黑漆漆的印迹,纸灰飘落的到处都是,尤其我和妹妹还有几个本家兄弟的身上,几乎挂满了纸灰。
        “看啊,好奇怪呀,那儿,那儿。”围观人群中一个抱孩子的妇女惊讶地指点着。顺着她指点的方向看去,我也惊呆了,烧纸草的印迹中竟然出现了一只张开的手的形象,手指的方向正对着我先前站立的那把椅子,而椅子前面就是我爹的寿棺。再看我爹的寿棺,虽然上面摆满了烟酒、草纸等容易挂灰东西,可我爹的寿棺干干净净,没落上一丝一毫纸灰。
        发送完老爹,我没急着回城里,虽然老娘身边有妹妹陪着,可我还是放心不下。晚上,我劝老娘到妹妹那屋休息,老娘死活不干,娘说,“我伺候你爹一辈子了,你爹再有灵气也不会害我,你要是害怕,你就到堂屋将就一晚上。”娘睡觉一向睡在靠墙的里边,可今天,娘却坚持睡在爹原来睡的位置,而让我睡在里面。
        我关了灯,跟娘说话,娘从我爹年轻的时候一直聊到我成家娶媳妇。也许是爹发丧这几天娘累坏了,聊着聊着娘就打起了鼾声。我一个哈欠接一个哈欠,眼皮打架,却总也睡不着,直到村里传来头遍鸡叫我才迷迷糊糊睡过去。这一觉睡的并不踏实,就好像心里还有什么事情让自己牵挂着,开始是乱七八糟的梦,一会儿爹背着我上学,一会儿我哄着媳妇吃饭,到后来,我就梦见自己闯进了鬼城,左一座庙,右一座观,出了阎王殿,又进十八层地狱,两腿跟棉花做的一样,根本走不成路,两个青面獠牙的小鬼儿架着我,我喊救命,却喊不出声,最后小鬼儿把我扔进了万蛇坑。我一遍遍呼喊,终于听到有人应声,等那人抛下绳索,我仔细一看,竟然是我媳妇,我感觉自己终于有救了,我招呼媳妇快些把绳索扔下来,媳妇却像无关的路人,不紧不慢,看到绳索垂下来了,我用尽平生气力纵身一跃抓住了绳索,然而就在我牢牢抓住绳索一瞬,一阵钻心的疼痛让我从梦中惊醒,胳膊不知被什么东西咬了,黏糊糊的东西流了一胳膊一手,仔细看一眼手里,啊,吓得我一口背过气去!

                                                           (原创文字,谢绝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