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村孤笠的博客

给自己一点自由,让心去跳个舞......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精神世界的流浪汉,一个现实生活里的盲流,衣食无着。半篷荒草度光阴,一身正气染春秋。 别惹我,我很诚实!

网易考拉推荐

荒冢【四】(原创)  

2016-07-11 07:55:29|  分类: 酸枣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慌忙提上裤子,一把扯开窗帘。
        “你干嘛呀?我还没穿上衣服呢!”情急之中她抓起床单抱在了怀里。就在这时,头顶的灯也忽然亮了。
        我没搭理她,趴在窗前想看个究竟。然而,窗外除了忽明忽暗的闪电和时而沉闷时而清脆的雷声,再没有任何动静。
        我确信自己没有看花眼,虽然只是眨眼的一瞬间,那东西比正常人高大很多,从露出窗沿的半截估算,少说也有两三米高,像人,但又绝对不是人,因为它两眼放射的光芒比电弧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不是有刺眼的电闪映衬,我的眼睛也许会被它耀眼的光芒刺伤。它的动作极快,就在我看到它的一瞬间,它便嗖的一下消逝了。
        我呆呆地立在窗前,她已经穿好了衣服。冥冥之中,我感觉今夜这件事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虽然我不相信鬼狐神怪。
        “可让你吓死我了!你看见啥了?”
        “没,没啥。”
        “没啥你慌啥?差点吓我个半死。”
        她还在不依不饶,这时外屋传来敲门声!
        我赶忙示意她整理好衣裙,转身巡视了一遍屋子,慌忙把刚才蹬落床下的一堆文件材料重新摆好。看看收拾的差不多了,我才让她把门打开。
        门外小陈已经等的不耐烦了,看到我俩在屋里,惊愕之余又有些不好意思。
        “敲啥敲呀?大晚上的,值班室还能招贼呀?”爱上我的这位小祖宗虽然在单位啥也不是,可仗着老爷子的地位,她从来不把别人看在眼里,哪怕是办公室的主任、副主任,也得让她三分。
        “对,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你俩在,在屋里。”
        “我什么我,真扫兴!”
        小祖宗一摔门走了。我还想跟小陈寒暄几句,这时就听楼道那头小祖宗又催上了,“走呀。呆子!”
        自从跟她有了这一次,我在她眼中的位置一落千丈,动不动就拿我占她便宜说事儿,不是说我占了便宜卖乖,就是说我便宜占够了脚底下抹油想溜。在小祖宗面前抬不起头来,在她父母面前我同样直不起腰来。门不当户不对,人家不但看不起我,连我老爹老娘人家同样不往眼里拾。有一段时间,我真想把工作辞了远走高飞,可想想老家的老爹老娘,自己只能牙掉了往肚子里咽。
        老家的叔叔大爷听说我找的媳妇是县领导的闺女,见了老爹老娘就夸他们有福气,说我有本事,夸他们养了个好儿子,那段时间,爹娘好像换了个人似的,一天到晚挂着笑容,老胳膊老腿有使不完的劲儿。距离我结婚还有一年多,老爹就打听着四邻八乡哪儿有看日子的高人,后来还是一个远房舅舅帮了忙,他听说临县有个麻子老头儿算的特准。
        老爹准备六条好烟、六瓶好酒,包六百块钱的红包,费了老大劲才找到麻子老头儿。麻子老头没儿没女,一个人住在村外的场院屋子里。第一眼看到麻子老头的时候,老爹甚至不敢相信这样一个邋遢老头真的像当地人传说的那样能掐会算。老头儿花白的胡子团在胸前,仿佛揪下来的一把玉米须,脸上手上黑黢黢的,似乎半年没动过洗脸盆,四尺多宽的半截炕,被窝枕头靠墙堆着,上面落满了尘土,两只灰不拉几的家猫眯着眼睛似睡非睡。
        我爹把我和小祖宗的生辰八字跟麻子老头说了,老头随手拿起半截棉花柴在地上划着,老爹说完了,老头也划完了。
        “大兄弟,别看日子了,孩子的这桩婚姻不合适。”麻子老头把棉花柴一扔,看着我爹。
        “咋了?您老说的是啥意思?”
        “我说你孩子的这桩婚姻犯冲,还是再选个人家吧。”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那么多好日子怎么就没有一个我儿子合适的?”
        “你咋还不明白?不是没有好日子,是犯冲。”
        “那就没有办法了?麻烦您老给破解破解吧。”
        “大兄弟,我知道你不舍得舍弃这桩婚姻,你亲家有权有势,攀上这样的高枝你觉得是你家的福气,其实不是,你家承受不起。要想破,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以破对破。你们村西南五里有一处土岗,土岗脚下是一条小河,小河南沿有一座孤坟。农历七月初七,你把孤坟迁到你家坟地。注意迁坟落葬的时辰一定是子时,坟要下葬在你家十一世祖的左侧。至于为什么,你就不需要知道那么多了。”
        麻子老头不说便罢,这一说让我爹突然想起了一件让他至今仍然毛骨悚然的往事。就见我爹,脸也白了,腿也哆嗦了,眼神里流露出骇人的惊恐。

                                                     (原创文字,谢绝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